其實我懂這個眼神

我懂,我真的懂,因為以前我也是這樣的。

昨天去萬芳醫院看了血管淋巴科,檢查我的靜脈屈張,

更重要的是,其實我從很多年前開始就在鼠蹊部發現一個滾動的硬塊,

但是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也不知道有沒有變大(感覺是沒有),

有請血液腫瘤科的醫師幫我摸摸看(我去其他醫院另外掛的),

醫師說應該是正常淋巴,

但是現在的我其實很難相信沒有經過儀器判斷的結果,

所以我雖然放下心中的大石但是還是大概有一個中石一直掛在心上,

這裡很感謝萬芳醫院的血液淋巴科醫師,

他就主動在我的檢查單上面標記,

用超音波檢查腳部血管的時候一併也檢查鼠蹊部的淋巴,

檢查的時候檢驗人員告訴我這看起來不像是個腫瘤或是囊腫,

是個增生組織而已,不用擔心,後續醫師也是這樣告訴我。

在這裡不得不大力讚美一下萬芳醫院,

可以做完超音波以後就直接到診間看報告,

不需要再另外約時間看報告。

接下來醫師就告訴我不用多擔心,

有變化再處理就好,因為現在處理也是多一個鼠蹊部的傷口,

多一個感染的可能性,其實這些我都知道,但是我真的做不到哇!!!

醫師看起來非常困惑,

看起來不懂為什麼明明就沒事我還一直一臉很想切除的樣子,

但是現在的我真的已經承擔不起另外一個變化的風險,我真的懂醫師的感覺,我也不想變成這樣一個多慮多疑的人,但是好難哇!!!

多慮跟謹慎的界線也太難拿捏。

不過經過超音波檢查至少確定不是壞的東西(結果根本也不是淋巴,所以用摸的很容易誤判),

心理的中石變成小石,看來要切除我才能真正安心。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inahaha 的頭像
minahaha

米娜哈哈記事本minahaha's notebook

minahah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